首 页 新闻动态 高层论坛 学术活动 公告栏 出版物 优秀论文奖 里程碑工程奖 会员专区 English  



·2015学术年会暨第五届碾压混凝土坝国际研讨会
·2014学术年会
·水电2013大会
·水库大坝新技术推广研讨会
·大坝技术及长效性能国际研讨会
·水库大坝与环境保护论坛——北京
·水库大坝环境保护论坛——成都
·第一届堆石坝国际研讨会
·第五届碾压混凝土坝国际研讨会
·水电2006国际研讨会
·联合国水电可持续发展
·大坝安全与堤坝隐患探测国际学术研讨会

·2008年中国与世界大坝建设情况
·2005年中国与世界大坝建设情况
·中国大坝统计情况及资料
·世界大坝统计情况及资料
·2014年度总结·2013年度总结
·2012年度总结·2011年度总结
·2010年度总结·2009年度总结
·2008年度总结·2007年度总结
·2006年度总结·2005年度总结
·2004年度总结·2003年度总结
·68届年会-2000 ·69届年会-2001
·70届年会-2002 ·71届年会-2003
·72届年会-2004 ·73届年会-2005
·74届年会-2006 ·75届年会-2007
·76届年会-2008 ·77届年会-2009
·78届年会-2010·79届年会-2011
·80届年会-2012·81届年会-2013
·82届年会-2014
·第八届(2014.10,韩国首尔)
·第六届(2009.10,韩国首尔)
·第五届(2008.10,日本横滨)
·第四届(2007.10,中国成都)
·第三届(2006.10,韩国大田)
·第二届(2005.10,日本筑波)
·第一届(2004.10,中国西安)

三峡工程真的给中下游防洪帮倒忙了吗?
发布时间: 2016-07-28 来源: 作者: 访问次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王亦楠/文)

当1998年那场刻骨铭心的特大洪灾已过去整整18年之后,今年的洪涝灾害再次以南方多省份人民群众生命财产严重受损的方式警示我们:我国抵御洪涝灾害的能力与经济社会发展程度、人民群众的需求还有着较大差距。

不能把社会公众对洪灾的关注和反思导入歧途

洪 水是天灾,但并非人类无法抗拒的天灾。反思此次灾情严重的原因并积极寻找应对之策,正吸引着全国上下、社会各界的密切关注,网络上也不断出现来自各个角度 的分析和探讨,比如"房地产开发侵占了湖泊湿地""森林植被破坏使水土流失""堤防巩固投入严重不足""城市排水管道标准落后"等等。本来讨论的核心一直 围绕着"泛滥成灾的暴雨洪水为何无处存放,该如何提高洪水吸纳能力",然而反水电水利的势力却趁此洪灾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之际,试图再次把社会大众的理性反 思引向歧途、引向与根治洪灾完全背道而驰的方向。比如,网络上盛传"三峡水库在给长江中下游防汛帮倒忙""大江大河已被水利工程的水泥捆住了手脚,人类自 然会遭到报复",进而又延伸至"三峡工程就 不该上马、迟早要炸掉、早拆比晚拆好""要跳出落伍的思维,应拆掉堤坝、还地于河,与自然握手言和",甚至还有"研究结果表明,即使把我国所有防洪堤、所有大坝全部都炸掉,洪水淹掉   的国土面积也就占全国0.8%~6.2%"等等,很多以声讨三峡等水电水利工程为目标的观点和文章随着大洪水在网络上的泛滥, 吸引了无数眼球,甚至得到一些高知阶层的响应和共鸣。

在这样的网络氛围下,一个用常识就可以判断的大道理似乎不仅没有让大家更清醒,反而更 模糊起来,这就是:"假如没有三峡等水库大坝拦蓄所在河流上游的洪水,那么今天暴雨内涝成灾的武汉等地的抗洪压力又该是什么样呢?""在这些人口最稠密的 长江中下游地区,拆掉所有堤坝,让自然自我调节,岂不是让数千万百姓一瞬之间命丧洪水猛兽吗?洪水固然会短则几天、长则数周慢慢消退,但被吞噬的生命还能 复苏吗?"

欧美发达国家到底是怎样治理江河水患、提高抵御洪旱灾害能力的,笔者已在《妖魔化水电要不得——"建设生态文明"须先走出"生态 愚昧"的认识误区》(原载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27期,具体观点请详见页面二)一文做了介绍。与网络上盛传的"生态治江""解放被束缚的'自然的大脚'"恰恰相反,在天然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矛盾远不如我国严重的情况下,发达国家无一不是依靠大力发 展、不断巩固水利水电工程来根治洪灾的。当前我 国南方的洪涝灾害恰恰说明我们的水利水电工程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三峡水库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只能拦蓄长江上游的洪水,无法包揽整个长江流域。

鉴于目前社会上对"三峡工程与中下游洪涝灾害的关系"非常关切,其中也不乏各种各样的调侃和疑问,因此有必要把三峡工程的防洪设计是怎么考虑的、三峡大坝建成后在防洪方面到底发挥了多大作用、今年三峡大坝有没有给中下游城市帮倒忙、为何在下游已经内涝成灾时还要泄洪等关键问题,给社会大众解释清楚。

三峡工程建设的首要目标是确保荆江大堤的防洪安全

万 里长江,险在荆江。1998年百万官兵以血肉之躯在荆江大堤上严防死守的情景至今令国人难忘。荆江是长江从湖北枝城到湖南岳阳城陵矶的河段,全长360公 里,因地势平坦洪水宣泄不畅,上游洪水又常与湘水、资水、沅水、澧水及清江、沮漳河相遇,荆江洪水位常常高出堤内10多米。明清史料记载,荆江大堤溃口平 均10年一次。荆江大堤一旦决口,对江汉平原1500万人和2300万亩耕地造成的严重后果,和目前武汉等地的严重内涝相比,正如网上一个形象比喻"是灭 顶之灾和打湿脚的区别"。自古以来,荆江大堤的防洪就是中华民族的心腹之患。

长江上游2/3是山区,中下游则以平原为主。三峡正是长江上游来水进入中下游平原河道的"咽喉"所在,三峡大坝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正好使长江上游得以形成600多公里长的狭长河道型水库,充分吸纳长江上游洪水,提高荆江河段的防洪标准。

说明: \

三峡工程对不同严重程度洪水的防洪设计标准

三峡工程防洪库容221.5亿立方米,对"百年一遇""千年一遇""万年一遇"的洪水的防洪设计参数如下:

● 确保荆江河段的防洪标准从"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遇到"百年一遇"(洪峰流量超过83700立方米/秒)洪水时,经三峡水库调蓄后,可控制湖北 枝城流量不超过56700立方米/秒(这是沙市或荆江大堤安全通过的流量)、沙市水位不超过44.5米,可不启用荆江分洪区或其他分蓄洪区。此时,三峡水 库的最高蓄水位仅为166.7米,滞蓄洪水量为143.3亿立方米,尚有一定备用防洪库容。

● 如果遇到"百年一遇"以上的洪水,三峡水库的泄洪要始终控制沙市水位不超过45米。

● 如果遇到"千年一遇"(洪峰流量超过98800立方米/秒)的洪水,三峡工程与荆江等多个分蓄洪区联合,可保障荆江大堤安全。如果遇到1870年那样的大洪水(洪峰流量超过105000立方米/秒),通过上述联合调度,可避免江汉平原发生毁灭性灾害。

● 如果遇到"万年一遇加10%"校核大洪水(洪峰流量超过124300立方米/秒),三峡大坝的坝体能"固若金汤"、确保安全(注意:这里与前面不同,指的是大坝本身的安全)。但这样的大洪水,在三峡历史上的大洪水调查中,从未发生过。

所以,三峡大坝的防洪能力并非网上调侃"从原来宣传的'万年一遇'不断下跌到'千年一遇''百年一遇'",而是针对历史上不同严重程度洪水发生时的抵御能力设计。

三峡工程建成后在防洪方面到底发挥了多大作用?

1998 年特大洪灾的最大洪峰流量是63200立方米/秒。自2008年三峡大坝建成后,三峡水库已36次进行防洪调度、成功拦洪错峰,多次经受了比1998年更 大规模洪水的考验。表1为三峡水库2008—2015年汛期防洪的调度统计(特别需要强调的是,三峡水库在每年6月10日—9月30日的汛期     期间,由国家 防总和长江防总指挥调度,也就是三峡集团本身无权决定何时蓄洪、何时泄洪、以多大流量下泄),从中可见,2010年和2012年最大洪峰流量均显著超过了 1998年,但正因为有了三峡水库,得以把洪峰从70000多立方米/秒一下子削减到40000多立方米/秒,确保了长江中下游一片安澜,与1998年是 天壤之别。

2010和2012年比1998年更波涛汹涌的特大洪水被三峡水库波澜不惊地拦下,而2013—2015年的汛情又没有以前严 重,难怪这次三峡水库下游省份遭遇洪灾后,有人说"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洪水的威胁,都有些淡忘了"。的确,如果没有三峡工程,2010年、2012年又 会是什么情景,不堪设想。

说明: \

三峡大坝到底有没有给今年长江下游城市防洪帮倒忙?

如 果没有三峡大坝拦蓄长江上游洪水,今日武汉等地的抗洪压力会更大。6月30日起三峡水库入库流量迅速上涨。7月1日14时,三峡水库迎来2016年汛期" 长江1号"洪峰——首个达到50000立方米/秒的洪峰。根据长江防总的统筹安排,洪水经三峡水库调蓄后,以31000立方米/秒的流量匀速下泄,最大削 峰量19000立方米/秒,近四成的洪水流量被削减。试想,如果长江上游的洪峰与中下游强降雨形成的洪水叠加在一起,今天的武汉等地又会是什么压力。

那么,三峡水库为什么在下游城市已经洪涝成灾的情况下还要泄洪呢?因为,今年的汛期还远未结束,三峡水库必须腾出一定库容,随时准备迎接来自长江上游的、灾害后果也最严重的大洪水,确保其不要给长江中下游地区带来"灭顶之灾"。

考察历史上5个大洪水年一次洪峰的7天洪水总量(详见表2),均超过了三峡水库的防洪库容,而且这样的洪峰在当年汛期都不止一次出现,比如1954年出现3次,1998年竟高达8次。

因 此,当洪峰到来时,三峡水库绝不能采用一次性就蓄水到175米的防洪调度方式,而只能把超过水库下游安全泄量的洪水拦蓄在水库里,才能保证中下游防洪安 全。比如,一旦遇到类似1998年8月7日—13日63200立方米/秒的洪峰,通过三峡水库将其削减到43200立方米/秒,7天只需拦蓄洪水121亿 立方米、下泄229.4亿立方米,就完全可以保证水库下游的防洪安全。在此情况下,三峡水库尚有100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加上继续下泄43200立方米 /秒所腾出的库容,即使第二次洪峰紧接着到来,三峡水库也能从容应对,保证水库中下游安然无恙。

为何中国、印度、孟加拉等发展中国家的洪旱 灾害总是特别频繁、特别严重,而发达国家却 "风调雨顺",根本原因就在于水电水利建设的滞后。在我国蓄水能力还远远不足,而长江中下游的稠密人口又无法彻底搬迁给洪水让路的国情下,若国内再掀起新 一轮对水电大坝、防洪大堤的声讨,进而用"拆掉所有堤坝"来"治理江河水患"的话,无异于是把整个国家和民族引向更深重的灾难之中。(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工程 | 乌东德水电站地下电站工程进入金结施工阶段

7月22日下午,历时9天的安装测试及相关准备工作后,乌东德水电站工程左岸地下电站主厂房迎来首节机组肘管吊装,标志着乌东德左岸地下电站即将进入机电金结安装施工高峰,正朝着发电目标顺利迈进。

乌东德水电站左岸地下电站共布置6台额定容量分别为85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由中国葛洲坝集团三峡建设公司承建。乌东德水电站水轮机为立轴混流式,每台发电机组的肘管由12节组成,其中,1至 6号机组的单台机肘管安装工程量为254.472吨,6台肘管的安装总工程量为1526.832吨。肘管属于发电机组的基础埋件,主要用于后期发电尾水排水。

此次首节肘管吊装位于5号机窝部位,当日下午3点起,经过2个半小时顺利完成全程作业。随着1至6号机窝固结灌浆施工的陆续完成,后续将按照6号、1号、4号、3号、2号机的顺序陆续启动吊装施工,预计将于2017年6月份完成全部肘管吊装。

乌东德水电站是金沙江下游河段四个水电梯级的最上游梯级,是继三峡、溪洛渡之后建设的又一座千万千瓦级巨型水电工程,以发电为主,兼顾防洪、航运。该水电站坝顶高程988米,最大坝高270米,总库容74.08亿立方米。电站安装12台单机容量85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装机总容量1020万千瓦,年发电量389.1亿千瓦时。电站计划于2020年实现首批机组发电,2021年全部机组投产发电。

(来源:中国新闻网)

关注 | 三峡工程充分发挥防洪功能 累计拦蓄洪水近70亿立方米

7月18日8时,经过多轮次的拦洪、削峰、错峰,三峡水库已累计拦蓄洪水近70亿立方米,为长江中下游防洪减灾发挥重要作用。

入汛以来长江中下游经历多轮次强降雨,防洪形势严峻,按照长江防总调度令要求,三峡水库控制下泄充分利用防洪库容为长江中下游拦洪错峰。7月1日长江1号洪峰50000立方米每秒经过三峡,三峡控泄31000立方米每秒,最大削峰19000立方米每秒,避免了长江上游洪水与中下游洪水的相遇叠加;7月8日至15日,三峡控泄20000立方米每秒,成功错峰避免了中游城陵矶站超保证水位。

目前,三峡水库按照防总调度令要求日均控泄25000立方米每秒,7月18日开始,三峡水库将迎来新一轮洪水过程,三峡水库水位将继续为中下游拦蓄洪水。

【链接】

三峡工程有三种方式防洪:一是拦洪,利用三峡防洪库容,拦蓄超过下游安全泄量的洪水,确保下游河道行洪安全;二是削峰,当长江下游防汛形势紧张时,通过三峡水库蓄洪,将上游来的很大洪峰削减,减少水库出库流量并均匀下泄;三是错峰,在下游洪水较大时,科学调度水库,防止上游洪峰与下游洪峰相遭遇,减少下游防洪压力。

整个汛期,三峡水库都处于随时拦蓄洪水的状态,并且一旦长江下游的防汛形势好转,则抓住有利时机,加大出库流量,降低水库水位。这样,水库防洪库容通过“拦蓄-控泄-拦蓄”不断重复利用,防洪功能得到充分发挥。

(来源:三峡集团)

相关信息
 ·【资讯】三峡工程拦蓄洪水30亿立方米,助力长江中下游防洪
 ·新闻链接:你知道吗,三峡工程是这样防洪的
 ·【专题】防洪需要依靠三峡工程
 ·汶川地震与三峡工程无关——详解三峡工程四大效益
 ·三峡工程2014年前三季度运行情况良好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地址:北京市复兴路甲1号中国水科院A座1266室 邮政编码:100038
电话:010-68435228 010-68785106 传真:010-68712208 Email:chincold@iwhr.com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6/07/28 09:31:06